8岁男童遇车祸无钱医治安排后事:书本要烧给我

发布时间:2015-04-14 17:42:22
8岁男童遇车祸无钱医治安排后事:书本要烧给我 男童遇车祸为自己安排后事 何苗

  信阳市平桥区五里镇王店村里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何长海是信阳供电公司公司平桥部九店供电所一名农电工;母亲彭华是村委会妇联主任;大女儿已17岁了,在外务工;8岁的儿子小何苗聪明顽皮又可爱,在上小学3年级,学习成绩保持在前6名……但从2014年12月11日的一次车祸开始,这一切都改变了。

  2014年12月11日13时左右,午饭后的小何苗高高兴兴地上学去。此时邻居开着一辆载满粮食的货车路过。也许是调皮,也许是想搭顺风车,何苗跟着车跑,后跌倒裹在车轮下,被车身辗过。因为扬尘大,司机也未觉察出了车祸。等到路过村民发现通知何长海赶到时,小何苗已失血过多,脸色苍白。

  “爸爸,我会死不?”平时无忧无虑的小何苗,第一次感到死的恐惧,对生的渴求,用微弱的声音问道。“儿子,没事,爸爸会救你的。”何长海泪流满面。

  孩子的母亲闻讯赶到后见此情景,立即晕倒在现场。

  因病情严重,在信阳市中心医院简单清理后,小何苗连夜被送到武汉协和医院抢救。经过近10个小时的手术,小何苗勉强脱离了生命危险。

  第一次手术后,医生明确地告诉何长海夫妇,如果一切顺利,还需要5到6次手术,至少需费用60万元。孩子可能会站起来,但双大腿粉碎性骨折,肌肉坏死,因肛门被永久碾掉,肠道改道,在目前的医疗水平下,将来不得不挂着便袋体外排便。考虑到他家的经济水平,医生建议何长海放弃治疗。

  肇事司机只买有强制保险,且家境也很贫困,尽管他也尽力筹款,但与巨额医疗费相比仍然是杯水车薪。第一次手术已花费11万多元。这是两家人所能筹到的钱。

  手术后两天,小何苗就面对无钱医治的困境,在那两天里,只能靠输液维持,病情迅速恶化,高烧不止,一些皮肤开始腐烂。

  孩子永远是父母的心头肉。40岁得子,作为父母,何长海夫妇哪里舍得放弃?放弃意味着死亡。但筹钱无力,能借的都已借了,别无他法了,何长海夫妇在成天以泪洗面中,产生了动摇。

  懂事的小何苗感到了自己救治无望,向父亲安排起自己的后事。

  “爸爸,我死了之后,请把我的书本烧给我。我在那边也要好好学习。还有,请把我跟爷爷埋在一起,我一个人有些害怕……”

  “那你也答应爸爸,下辈子再当别人的儿子时,别再顽皮,别再扒车,好好活着……”

  听到孩子的话,何长海心里在滴血。孩子的姥姥受不了打击也住进医院,何长海害怕亲人们因此受到连锁打击。

  随后,信阳供电公司多次组织捐款,帮助孩子进行第二次手术。第二次手术后,医药费已花了23万元。在各方人士的关爱下,小何苗已脱离生命危险,心情也开朗得多。何长海夫妇心中有一丝安慰,但想到毫无着落的医疗费,心头仍在疼痛。

  小何苗,这个8岁的孩子,需要大家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