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审完大老虎之后,法官们都去哪儿了?

发布时间:2015-11-24 09:53:22
盘点:审完大老虎之后,法官们都去哪儿了?

  外界对案件主审法官的关注,是高官案件庭审透明度提升的“副产品”。 承办落马高官案件,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对于承办人而言,都意味着可遇不可求的机会。类似的成功经历,往往在确定系统升迁人选时成为重要的考量因素,至少这样的规律体现在近年来一些承办大要案的人身上。

  薄熙来案主审法官王旭光升到最高法

  2013年8月22日及其后的几天,外界慢慢认识了王旭光。当时他是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担任举世瞩目的薄熙来案的主审法官。济南中院及时而透明的微博直播,徐明、王立军等多名关键证人出庭作证,双方对证人往来频繁的交叉询问,控辩双方的激烈辩论,薄熙来本人长达90分钟未被打断的最后陈述……成就了薄熙来案的“典范标杆”意义。

 
(薄熙来案主审法官王旭光在审完案件的半年后调任最高法。)
(薄熙来案主审法官王旭光在审完案件的半年后调任最高法。)

  薄熙来当时在法庭上对王旭光的评价:“我觉得审判长的主持给我一种公平正义的感觉。谢谢!”薄熙来案成就了济南中院,也成就了王旭光。半年多后,王旭光调任最高人民法院,后出任最高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副庭长。

  周永康案主控官边学文升两级

  今年4月,周永康因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泄露国家秘密被提起公诉,时任天津市人民检察院一分院副检察长的边学文正是此案的检察官,这是边学文从检生涯中的另一个高峰。

  有媒体将年轻的边学文称为天津检察系统“神”一样的存在:2008年从副科级助理检察员被破格提拔为公诉处副处长,成为彼时天津检察系统里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2014年,边学文是当时天津市委提拔任用的唯一一个“70后”副局级干部,后出任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副检察长。
 
(周永康案主控官边学文2015年八月升任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周永康案主控官边学文2015年八月升任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2015年1月,边学文调任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副检察长。两个多月后,作为主控官就周永康案提起公诉。8月,边学文上调,出任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荣誉满载的边学文早期还查办过陈良宇案,他当时作为专案组的主力,与其他组员就案件中的40多个重点问题形成了十几万字的论证材料,往返奔波复核取证,后出庭公诉此案。

  王立军案主审法官被免职

  外界对于大要案承办人的关注,不仅是个人的机遇,有时也会成为一种压力。2013年8月,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钟尔璞被免去职务时,曾引发外界的关注甚至质疑,原因就在于此前一年钟作为主审法官审理了备受关注的重庆市原副市长王立军案。

  钟尔璞的业务水平一直在四川法律界很有口碑,早年审理过贵州省政协原主席黄瑶受贿案。后来钟尔璞回应外界的质疑称,自己免职是因为年龄到了,将要退休。

  公安纪检系统也有人大案后升迁

  承办大要案,而后升迁,这样的情况并不仅仅出现在检法系统。2012年10月,中央宣布新一波人事任免,中纪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黄晓薇升任监察部副部长。黄晓薇现任中纪委常委、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

  2009年时,湖北警方破获了新中国建立以来的最大一起赌博案,涉案赌资500亿元,涉案人员包括国企和国家机关的领导干部。当时负责侦查此案的是时任咸宁市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局长龚道安,在案件破获一年多后,调任公安部十二局副局长,现任公安部十二局局长。

  揭秘:省部级老虎至少得由中院刑庭庭长审理

  有媒体统计,省部级落马高官案件,多数是由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出任公诉人,也对应地由中级法院的副院长担任审判长,少数案件由市检察院检察长出庭支持公诉,中级法院院长任审判长。

  相关司法研究专家表示,落马官员应该对应哪个级别的具体案件承办人,目前还没有成文的制度。但在司法实践中,类似审理省部级落马高官案件,如果一审放在中级法院的话,一般都由分管副院长任主审法官、至少也是中院的刑庭庭长。

  这其实并非最近几年才形成的惯例。1998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陈希同案时,主审法官是时任高院副院长慕平。陈希同案件结束后不久,幕平出任北京市政法委副书记,2006年当选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在走上司法系统领导岗位的许多官员中,曾经承办过落马高官大要案,是他们共同履历中的光辉一页。

    文:摘自《法治周末》(有删减) 广州参考编辑:王进波、贺风玲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SF魔域

上一篇:中越联合声明
下一篇:甘肃任免一批领导干部 郭春旺任省政府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