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丽江市长睡不安稳

发布时间:2015-11-28 09:16:34
谁让丽江市长睡不安稳
丽江市市长张泽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一个月来他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丽江市市长张泽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一个月来他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本报首席评论员 戎国强

  到11月9日,距旅游胜地、古城丽江被国家旅游局严重 警告整整一个月了。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丽江成立了丽江古城景区整改工作组,常务副市长吉宏龙出任组长,“以最坚决的态度,最具体的措施,最到位的执行力, 落实好整改工作,确保整改工作在3个月以内全面完成”,并争取在半年后保住5A级旅游景区的牌子。丽江市市长张泽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一个月来他没睡过 一个安稳觉。

  是谁让市长睡不安稳呢?是旅游、消费者权益受损?是丽江的形象受损?是“5A级”牌子可能不保?是牌子问题影响市长的面子或位子?

  如果是为了旅游、消费者权益受损,丽江市长早就该睡不安稳了。以前,丽江出租车除了不打表,还有“三不载”:本地的不载、路远的不载、不顺路的也不载。 这些都是显性的、摆在面上的问题,游客市民早就怨声载道,丽江市长为此睡不安稳了吗?年轻女性假装“约友”,充当“酒托”,令很多消费者上当挨宰,丽江的 “艳遇之都”由指向景色变为指向情色,丽江形象受损已久,也没听说丽江市长为此睡不安稳。只有在国家旅游局对丽江发出警告,“5A级旅游景区”的牌子可能 不保,市长才开始睡不安稳。

  “现在终于打表了!”这是整改一个月后,游客对丽江出租车服务的反应。这是欢呼,还是感叹?出租车打表收费是最基本的规矩,实行起来都这么难,但是,政府一出手整治,马上见效了。可见,难的,不是出租车打表,难在政府部门重视出租车打表这件事。

  市场监管系统对市场失聪,政府监督系统对管理部门的工作失聪,反应失灵,这一痼疾,在丽江市各个相关部门对旅游投诉、媒体报道的反应中有充分的体现。 10月6日,澎湃新闻首次对丽江“酒托”现象进行暗访调查,对此,丽江市官方回应称,因证据不足,调查“酒托”工作无法推进。但是,10月9日,国家旅游 局宣布给予云南丽江古城景区严重警告后,丽江市有关部门的态度马上变了,他们主动联系澎湃新闻记者,希望记者提供暗访“酒托”的证据,帮助他们破案。

  为什么如此前倨后恭?原因在于消费者的权益与监管者及政府部门的利益没有直接相关性,或者说相关性太弱。旅游者、消费者的权益是否受损,直接取决于市场 环境,而监管部门及他们的上级部门的利益,取决于更高层领导对其满意不满意。这样一种机制,监管者在一定程度、一定时间内可以不对消费者尽责,市长可以高 枕安睡;一旦上级部门发出警告,市长就睡不着了。直到这个时候,消费者的利益才和监管者的利益有了相关性,相关性发生得太晚、太弱,造成了监管部门及其上 级部门的责任反应的滞后与疲弱。而且,这个相关性还很难持续,这就造成了各地、各个领域一直普遍存在的痼疾:整改一阵风,风过后各种问题又死灰复燃。整改 时都说要建立“长效机制”,但最终都是短期行为。什么时候,各级领导为解决这个深层次问题而睡不安稳,很多事情就有长治久安的希望了,市长们也可以睡踏实 一些了。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37游戏

上一篇:北京晨报:超龄难算工伤权益如何保障
下一篇:哈尔滨交警公布单位用车“违停王”:有车辆违停3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