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坚持给MH370失联独子充话费:相信他会回来

发布时间:2015-04-15 09:28:46
老人坚持给MH370失联独子充话费:相信他会回来 话费收据 话费收据

  2014年3月8日凌晨2点40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载有239人的MH370航班与管制中心失去联系,至今处于失联的状态,失联乘客中就包括了济南的文永胜。截至12月31日,文永胜已经失联将近300天了,文永胜父母仍在苦苦等待着儿子的归来。

  攒下数十张火车票

  登机前,文永胜在朋友圈发了最后一条微信:“家乡虽有霾,但有家人做的饭菜”。3月8日凌晨,飞机在越南胡志明市管制区同管制部门失去通讯联络,至今下落不明。

  在父母的眼中,36岁的文永胜干练、优秀,在单位也是精英。前几年,他从北京理工大学MBA深造毕业,后来贷款购置了一套别墅,按照他的设想,腿脚不方便的父母住在别墅一楼,他们一家四口住在二楼。

  自从儿子失联以后,文永胜的父母文万成李继平老两口,踏上了寻找儿子的历程,虽然希望渺茫,但是他们仍旧不愿意放弃。飞机失联以后,有消息称曾经有乘客的网络登录过,这让文万成老两口重新燃起了希望。“我们每天都给儿子打电话,给儿子发微信,幻想着有一天儿子突然出现。”而当文永胜的手机停机以后,老两口一次次地为他充值,后来一次性充了3000元,但是手机那头永远是关机的提示音。

  飞机失联以后,老两口隔三差五就到北京去,到马航在北京的办事点咨询相关问题,督促他们早点找到飞机的下落。为了节省开支,两人带着煎饼咸菜,转了一趟又一趟地铁,才到达办事点,但是得到的答复永远是“正在寻找,但无结果。”

  济南北京往返的火车票,文万成已经攒了几十张。为了寻找儿子,老两口已经花费了几万元,老两口的退休工资都搭进去也不够支出。“我们两人有糖尿病等,一身的毛病,我还是退伍伤残军人,两人一个月就3000元的退休金,压根儿不够。”

  借钱为儿子还上了房贷

  文永胜是独子,出事以后,老两口为了多点钱继续寻找儿子,想到济南市有关部门申报领取失独的补贴费用,按照相关规定,每个月有400元。“相关部门的人说,我儿子是失联失踪,没有证明身亡,按照条件目前不能领取这笔费用。”文万成希望可以特事特办,但是这笔费用至今申请不下来。

  而儿子贷的款也到了该还的日子,2014年9月26日,银行一名工作人员打来电话称文永胜逾期6个月未偿还房贷,已向其发出债务逾期催款单。“我们希望银行缓缓,等马航的赔偿款下来一起还他们,他们不同意。”无奈之下,文万成先借了代理马航失联的一名律师的钱,来偿还银行的贷款。

  “我始终相信,儿子会回来,我要给他做他最喜欢吃的水饺。”母亲李继平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坚定地告诉记者。